霄行

周叶,轰出,露中,楚路
道系,最讨厌麻烦
俄语人,博物爱好者

读诗,恍惚间好像突然上了车,优美又含蓄,但似乎确实是车……学到了。
图二是动人的表白,图三是一个嘲讽吧,诗人们嘲讽起来还是很厉害的。
(书是捷克诗人 雅罗斯拉夫·塞弗尔特的《紫罗兰》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