霄行

周叶,轰出,露中,楚路
道系,最讨厌麻烦
俄语人,博物爱好者

存脑洞。

一个教育革新下的中学,(好久前的脑洞了,当时是看到白鹿洞书院突发奇想),就叫白鹿洞中学。初高中一起,坐落在浔阳城。

校长是位很有魅力和内涵的御姐,叫原询,总之很酷,学校选校址的时候她捡到一只小乌鸦,带回家喂好了,小乌鸦不肯走了,就起了个名字叫“毕月”。
学校是为了培养素质型人才建立的,怎么说呢,就是看中能力而不只是成绩。入学考试是老师们一个个挑的,有争议的就要二轮面试。

“这个成绩一般般啊……”
-“但是是电脑天才ˊ_>ˋ”

“长得好看也加分吗?”
“好看也是能力之一啊,未来能给他很多好处。”

就这样第一届招到了各式各样的人,成绩巨好觉得这个学校蛮有意义就来了的,革新教育支持者把孩子送来的,家长破罐破摔想着把这倒霉孩子好歹弄进学校的……
十分精彩,招生办看戏吃瓜,美滋滋。

我目前想到的第一届学生:

方疏未(男)
——市长之子,市长是教育革新的主要支持力量,就把孩子从最好的一中送过来了。
方公子是个小酷哥,反正校规不管,他就留了个小马尾在脑后。他从小喜欢摄影,就爱拿着单反到处晃悠。
方酷哥话不多但是不高冷,熟了还会毒舌几句,(而且长得帅),所以没什么人拿他的身份说事。
酷哥不愿意加入任何部门或者社团,但挺乐意帮忙的,久而久之成了新闻部的编外人员。

叶森然(男)
——轻微自闭,正常学校不收他,就来了这个学校。为什么这个学校肯收呢?因为他是个数学小天才,把和外界交流的精力都放在数学上了。
也不知道是搞事还是什么,把他安排到方疏未的寝室了。好在小叶挺乖的,但是自闭的孩子总有不乖的时候,全靠老师和同学耐心引导他,小叶的不正常行为少了,思维也开阔些了(同寝室的其他两个人因为小叶,是真的把方当哥们了,他们没想到方这个公子哥还有这等耐心,真的刮目相看)。
但是小叶还是对数学如痴如狂,碰到无聊的也就算了,碰到有意思有挑战度的数学题那就完了,啥也不管,连吃的都要室友直接喂到他嘴里。(团宠没得说)

韩蔚(男)
——真正的淡定少年,爱围棋,也爱看书,反正每天都是“天塌了也就还好啦”的表情。
暑假社会实践作业很重要,他申请了下资金补助,就一个人跑去最强AI的公司递交挑战书。人家简直不敢相信,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没人觉得人能下赢AI了,而且这个小伙子还说他是为了暑假实践作业来的,神他妈作业。
然后就下赢了呗,人家目瞪口呆问他怎么办到的,他说:“AI每一步都想赢,而我只是想最后赢。围棋又不是看点得分的。”
轰动一时,有人问他以后在围棋这条路上有什么打算。韩蔚:
“可是我以后想做的是开个书店啊。”
“……??!”

其他的七七八八:

学生会有个新闻部,很厉害,汇集各种大佬。只是这样其实也就是普通学生部门,但是他们这届毕业的时候,新闻部的不知道怎么想的,组织了六七个人去“毕业旅行”,去的哪里呢?
中东。
然后就和平民们一起困在临时救难营了,外面局势很乱,这几天真的很痛苦,但是他们几个还是努力在做事,会医术的帮忙救人(一个老中医的乖孙,没有想到自己刚成年就给人做手术了,期间手一直在抖,好在成功了),会电子的帮忙修联络器,能言善辩的帮忙安抚(语言不通但是他凭着天生的亲和感和不要脸成为营里的“妇女之友”)……
方疏未也在其中,编外摄影师,抠着电量录了些视频,冒着危险拍下了几张照片。
回去以后,“_@白鹿洞学生新闻部”发表了一篇新闻稿,自此成名。
后来这个城市成了新闻媒体最发达,最得到认可的城市之一。

学生会还有个箭术部,因为人太少申请不到社团名额,被及时救回,纳入学生会。
人太少因为很严格,入部体能测试刷掉了几十个人。练的是儒家礼射,讲究姿仪,考验耐力,后来的箭术部经常被请去给传统节日庆典开场。

困了,肯定还有我没想起来的,再补吧。






评论